Dear曉蘭:

 

當兵的日子真的無趣,

現在的我正等著做體能測驗,

但在我前頭還有一百多人跟我一樣處於等待之中,

我想應該還要過好一陣子才會輪到我吧。

……好吧,就坐在大太陽下慢慢等吧 @.@

 

身為消毒公差一員的我今天出動了。

因為有四個阿兵哥破病了,

說怕會變成群聚感染,所以必須進行消毒大樓的工作。

 

不過說真的,這樣的消毒工作,

在我看來只會讓病情更加擴大而已。

班長要公差們拿拖把沾消毒水拖遍我們的生活區域,

但他不知道的是,拖把是拖廁所的拖把,每天用來拖尿、拖大便,

肖想用消毒水與酒精消滅病菌……可能嗎?!

光想就覺得這是在擴散病菌而非消滅。噁~~

 

***

現在我正坐在中正堂裡聽「軍法教育」,

非常無趣,一堆人已經睡死了

………而且還一邊冒水蒸氣哩。

 

對了,今天午餐後開始有午休的時間了。

原本以為全身汗會睡不著的,但一躺上床後,便覺得睡不夠了。

雖然全身臭汗,但還是睡的跟死豬一樣。

 

今晚也是我第一次「值夜更」,從22:45值到23:45。

這段時間還好,不會太累人,值完更後應該還能睡著。

但我也說不準,因為有人生病的緣故,冷氣不給開了。

七月的左營這麼熱,塞滿屍體的停屍間通鋪大寢室(汗臭如屍臭),只靠一台電扇吹涼,

那些能睡著的人,也真是夠厲害的了。

 

光想到昨晚,我就被熱醒三到四次,

醒後還得跟沾滿汗水的枕頭與床單奮戰重新入睡,

--又濕、又黏、又臭,熱死我也--好擔心今晚又要難以入眠了。

 

好希望星期天快點到,想妳。

 

全站熱搜

J.C. 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