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名海邊

[澳洲食宿交換]  WWOOF第二站:Currumbin

 

結束十天在Mullumbinby的WWOOF之旅後,

我們的下一站將來到Currumbin。

Currumbin是好地方,

除了臨近熱鬧的Gold Coast與Surfer Paradise外,

我們住的附近還有許多美麗的海灘可去,

Springbrook國家公園也在半小時的車程內。

在這,我們又度過了豐富的十天。

 

住在這雖然不比住Michael家悠哉舒適

──我們住在一間類似倉庫的隔間小房,有點異味,

上下舖,而且不是很隱蔽,馬路就在旁邊──

不過女主人Pam有空就帶我們去玩,跟我們說故事,

分享自我,完全真心相待,我們真的很感謝她這十天的照顧。

我倆離開時還真捨不得跟Pam一起生活的日子。

小房間  

 

Pam是位信念堅強的女性,獨自一人扛起一家。

她的故事很沉重,她愛她的丈夫,

即便她丈夫選擇離婚並留在大陸,她還是選擇愛她丈夫。

直到一天她丈夫從大陸打了一通電話,說他想回家回到Pam身邊。

但誰知道,她丈夫竟病逝大陸。

Pam最終還是沒等到心愛的人。

Pam還曾經得到乳癌,但她堅持不開刀不化療,

採取自然療法,癌症也在前些年痊癒。

不管如何,Pam總是有活力,面對難關,關關過。

 

除了Pam外,她弟弟Wayne也住在這裡。

Wayne很愛音樂,收集許多樂器,

成套的口琴、中提琴、愛爾蘭笛和吉他外,

竟然還有一把中國胡琴。

嘿,看著「阿豆仔」拉著庭怨森森的胡琴雖然很「跳痛」,但也怪有趣的。

Wayne拉胡琴   

 

Wayne除了愛音樂,還是個定不下來的冒險家:

年輕時,常冒著生命危險到處探險打獵;

中年時,以車為家到處跑了十多年;

如今,已七十好幾的他仍常常開著吉普車,

帶著金屬探測器尋寶去,並且同時還在擔任馴馬師。

他可真是多彩多姿、精力充沛,是吧!

馴馬師Wayne  

 

在這工作其實很開心,不像工作,而更像是幫忙。

我們工作時Pam也總是在旁邊想著下一步該怎麼做,

隨時跟你討論如何做會更好。

而且只要有進度,Pam便會發自內心愉快地感謝我們,

說我們是上帝派來幫她的天使。

嘿,也沒這麼厲害啦。

 

基本上,我大多負責粗重的體力工作,

例如翻土、挖水道、搬成袋的木屑、

鋪木屑以保持土壤的濕度,以及幫忙搭建新的倉庫地基與支架。

老婆則是幫忙家庭內務,如廚房和屋內的清潔、製作有機肥料,

以及幫忙Pam完成她長久以來的期待,即教會人形圖紙的剪裁與分類。

這些工作雖然耗時費力,但為了答謝Pam的照料,

我倆都有個默契,只要能做的,便會盡力而為。

教會人形圖紙剪裁2 搭建倉庫地基與支架  

 

除了工作,Pam也安排很多活動,豐富我們的生活。

第一天就先帶我們到附近的生態社區看野生袋鼠。

她說這些袋鼠其實是Currumbin野生動物園(Currumbin Wildlife Sanctuary)內袋鼠的後代,

動物園為了讓每天被人打擾的袋鼠休息一下,

所以在這生態村附近建了一個袋鼠園,

不過卻被袋鼠脫逃並繁衍了後代。

所以,我們現在才有野生袋鼠可看,而且靠很近喔。

野生袋鼠  

 

過兩天她又帶我們到私房景點去賞鯨,

我和老婆都是第一次見到鯨魚群,

成群地往出海口游去,真是興奮到了極點!

 Gold Coast remembrance walk  

 

每天晚上Pam都開窗看看天空,到底在觀察什麼呢?

原來她在等待一個多雲無月的夜晚,

好帶我們去Springbrook看一種奇妙的生物──Glow Worm。

牠是一種蟲子,細小如絲,藏生在石壁上,只有晚上才見得到。

之所以晚上才見得到,是因為牠會像螢火蟲那樣發出淡淡的青色瑩光,

但牠不會移動也不會閃,就只靜靜的掛在石壁上。

晚上的Springbrook一點光都沒有,

只剩石壁上的整遍整遍的淡青色的螢光點,

那畫面簡直就像天上的星星被人拿到你眼前一般,簡直是美呆了。

觀賞這特別的景色,會喪失空間感,你不知到眼前這遍亮點究竟是什麼?

是星星嗎,但為何這麼近又這麼清;

是蟲子嗎,但又為何像是銀河。

真是美的神奇!

Glow Worm  

 

除了帶我們東看看西看看外,

一聽到我們喜愛游泳,便安排各個可游泳的景點。

從Gold Coast的海灘到Springbrook的溪水,

再到深不見底的湖泊──Rock Pool。

Rock Pool  

 

每隔兩三天就游一次泳,真是游得過癮!

 不知名海邊   

Springbrook的溪水  

 

Pam真的帶我們去了很多地方。

有一次跟她聊到我愛薩克斯風,

便安排我們去教會聽現場的薩克斯風聖歌演奏,

讓我們體驗一下喜樂的氣氛。

又有一次,聊到我愛Digerido的聲音,

週日晚上便帶我們去Surf Parade的夜晚市集。

當晚雖然沒有找到Digerido的演奏者,

但我卻被Pam和Wayne拱上Surf Parade街頭表演薩克斯風。

哈,結果因為我沒有街頭藝人證照被市集的工作人員請了出去,

不過還是個難得的經驗。

Surf Parade街頭表演  

 

Wayne對我們也很好,帶我們渡過了一個美好的星期五夜晚,

他先帶我們去吃了中式料理,然後再到公園看火舞和非洲鼓表演,

說是表演,但其實是一群有同樣愛好的青年聚集在一起展現自己。

這種公共空間的活力是在台灣很難一見的。

火舞  

 

在我們離開的前幾天,Wayne帶我們去看他工作。

那是我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跟馬接觸。

最有趣的是,我們帶馬去出海口泡水、洗澡。

不過帶馬下水還真需要一點膽識,馬力氣很大,

一來擔心腳被踩到,二來也怕被馬死拖下水,一切都得慢慢來。

洗完馬後,我們去餵馬吃飯,

這可震撼了我,因為我一帶著乾草進馬眷,

四匹馬馬上跑過來圍在我身旁繞。

馬蹄聲躂躂作響,引起的塵土四處飛揚,夠驚險的了。

帶馬去出海口泡水  

 

回想這十天,真精彩!

離開的前一晚,Pam請我們吃日本料理,

依依不捨地聊這十天,回到家還讓我們做陶藝,

直到深夜才捨不得地去睡。

做陶藝   

 

隔日,我們也送上了自製的手工印章,

印章的設計是Pam的店招牌與她家的結合。

Pam一拿到便紅了眼眶,

我想我們的心意一定送達了吧。

自製的手工印章  

 

一切保重,Pam。

Happy Pam  

J.C. 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