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ter valley一角

結束將近九個月無休息日的辛勤工作後,

我們終於要展開新的旅程啦。

懷著不安的心情,

踏上從Armidale前往Newcastle的早班列車。

六個小時後,

我們來到另一個全新之地方,

準備迎接我們第三個wwoof之旅。

住宿環境各角    

 

男主人T一家共有十人,

太太J,大女兒C及其先生E和兩個小女孩,

大兒子J及其女友A,小兒子O,小女兒A。

這是個很熱鬧的大家庭,

而且幾乎人人都會樂器,

音樂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T在New Castal有一家小有名氣的咖啡店,

每天客人絡繹不絕,週末夜晚更是如此。

這家咖啡店座落在一棟具有百年歷史的公寓轉角,

這棟建築物本身很有個性也富有情調。幸運的是,

T就是屋主,所以每到週末我們便會到那兒住上個兩晚,

讓我們有機會玩遍整個New Castel

 

我們Wwoof的地方在Hunter Valley區,

大概離New Castel有一小時的車程遠。

很難說清楚是在什麼地方,

總之是在深山裡頭,院子本身可說就是一座森林。

森林裡還有一條美麗的神秘步行路線。

只要往森林高處走,見到河流,

並沿著河岸下游走,順著河岸內的大石爬上爬下,

便會回到我們住的地方附近。

這段路程相當具有冒險性,

對我們這些只能住在都市叢林的臺灣人,

算是個很特殊的散步體驗了。

後院的森林 1 後院的森林 2  

 

除草,用鋸子除去遍佈整個小山丘的Lantana,

以及長成如樹一般大的野草,是我在這的主要工作。

除草前後  

 

住在這的三個星期,我大多都將時間花在除草上。

除草時,kokabarro還會在一旁的樹頭上盯著我看喔,真有趣。

kookaborra  

 

老婆的工作之一也是除草,

除的是一種藤蔓類的植物,

其種子會長在莖上,若是硬扯,種子便會掉滿地,

春天一來,長的又更兇了。

所以要除這種植物,必須很有耐心,

得細心找出藤蔓的主幹用小刀刮去其表層並塗上毒藥,

毒藥便會蔓延整株植物,

使其枯萎凋落。

除草中  

 

在這除草雖然辛苦,但其實也很有趣,

被我除掉的「雜草」都成為最豐富的童玩材料。

有一次我就用雜草的枝幹製作弓箭。

首先是扒去植物的表皮,取其堅韌的纖維,

並編織成繩索,一方面作為弦,

另一方面則是用來強化弓的韌性。

接這是將扒皮後的枝幹曬乾,

慢慢彎曲成弓的弧度並將弦接在弓上。

最後再做支劍,就大功告成啦。  

雜草弓箭  

 

此外,這也種了竹子,

但竹子長得太茂盛,將陽光全都遮住了,

所以我也受命除去一部分的竹子。

它們被我製作成水槍兩把和笛子兩支。

水槍製作 竹笛製作  

 

水槍好玩,小朋友搶著玩;

竹笛聲好聽,大家都說讚。

你們看,這些都挺有趣味的,是吧。

 

不過,在這裡卻也發生了待在澳洲最大的意外傷害。

嚇得老婆來回躊躇,擒著淚水,晚上難以入眠。

事後老婆說,我就是玩得太興奮,連手套都沒戴,

所以受了傷。或許吧!

總之,為了製作更多竹笛,

左拇指不小心被鋸子切了一道,

送急診縫了五針。

唉呀,真是夠了!

手傷急診中 縫了五針的手指(模糊處理)   

 

好在受傷的時間是臨走前的三天,

工作已完成,最後兩天是Day off。

T便帶我們逛整個Hunter Valley,

除了觀看整個區域的美景,

也帶我們到酒莊品味紅酒。

Hunter valley品酒之旅 1 Hunter valley品酒之旅 2 Hunter valley品酒之旅 3 Hunter valley品酒之旅 4  

 

受傷後的這天,心情雖然大受影響,

但也因為這樣逛了一圈平復了不少。

隔天T還加碼帶我們到Port Steven。

在這,我跟老婆一致認為,我們見到了澳洲最美的海灣景色!

綿延百里的細沙白灣,廣闊的蔚藍海景,

還有什麼比這更美的呢!

Port Stephens 1 Port Stephens 2 Port Stephens 3  

 

而且,隔日更是個的大日子,

因為我們期待以久的澳洲十天之旅也要正式開始啦。

老婆一家人將到雪梨跟我們會合,

飛去Ulruru,再到墨爾本。

興奮啊。

 

後來想想,

這趟旅程雖然手受了傷,

但收獲可算滿滿。

第一次有機會住在百年公寓裡頭;

第一次跟樹一般大的雜草搏鬥;

第一次製作弓箭、水槍與竹笛;

第一次在wwoof期間玩得如此夠本,嘿嘿嘿。

手傷,雖然不完美,但此次的wwoof之旅,讚啦。

 

J.C. 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