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説按摩真的能有效舒緩身體的疼痛呢,真的太有效了。

 

在到Armidale學按摩之前,很少接觸按摩,頂多就是在墾丁受過一次那不痛不癢的腳底按摩。

所以一直不了解"massage therapy"中therapy的涵義,更不了解為何稱「抓龍」的人為therapist了,純粹以為是外國人對職業者的尊重。

不過,我現在則是全然改觀了。這觀念的改變,一方面來自我對按摩有更多的了解,更多則是我看見了客人身體的疼痛真正地得到舒緩與改善。

 

在Armidale市中心商場的按摩店,共也待上五個月了。

在這五個月裡,放假不超過5次,若每天按到7-8個客人,那雙手也快摸遍上千人啦。

而且Armidale又是個居民兩萬多的小小鎮,說這小鎮人們的身體都被我跟太太摸遍了,嗯,其實也不誇張啦。

路上遇到客人,也是常見的事,畢竟Armidale的生活圈真的不大。

 

這段期間也按出了不少死忠的老客。

有些久久來一次,有些兩周來一次,更有些則是周周報到。

我的這些客人,他們按摩是為了放鬆,是為了消除疲勞,更是為了解除身體某處的僵硬疼痛。

 

在這些眾多的客人當中,我對John和Robert印象尤其深刻。

John是我做按摩初期的客人。他是位60多歲的老先生,身體還算硬朗。

第一次幫他按摩,我做的緊張,因為他一上按摩床,就動也不動了,不管我按的多大力!還以為我按死人了。

還好他非常滿意我的按摩。

 

John的問題多出在頸肩和腰部。

他跟我提過,他很難轉動脖子,一轉就伴隨著疼痛,開車時尤其痛苦。

其實我不意外,因為他的頸肩到上背的肌肉真的太僵硬。

幫他按摩,感覺就像用手臂磨蹭大石頭一樣,硬到不像話。

而他的腰部肌肉一樣如此,所以腰痠也是常有的事。

 

隔日上班遇到John跟他太太,她也不斷跟我道謝,並要他每周來給我按一次。

看來他太太也很滿意哦,誰知道他倆昨晚是不是happy了一下,腰大概不痛了吧 。

總之,經過幾次的推按與熱石溫敷後,John長年僵硬的頸肩、上背與下腰總算柔軟許多,而他那難以轉動的脖子,也能轉動自如啦。

他很高興這個改變,其實我更是開心吶。

 

Robert則是我按過最富有戲劇性變化的客人。

跟他見面的前幾個小時,有位女士問道是否有人能幫她先生按摩,說他腰酸腿痛。

當下心想小case,馬上回說沒問題,我可以。誰知道一見到Robert,才發現問題很大。

他的症狀嚴重到無法獨立自行走路,需要人攙扶才能勉強走個幾步,

而且第一次的按摩,他的腰痛甚至無法讓他趴平在按摩床上,並不時引發大腿的抽痛。

他是我所有客人中,狀況最糟的一個。

 

不過Robert的出現,則讓我的按摩知識與手法有了很大的進步,

使我認識到按摩是具有「療效」的,讓我的按摩技巧轉向「治療型」按摩。

 

幫Robert按摩要很小心,因為他腰部的疼痛似乎跟大腿的疼痛是連在一起的,

若腰部肌肉放鬆的不夠,一上手軸點腰,腰的酸痛便會引發大腿嚴重抽痛,痛到身體捲曲,使按摩無法繼續。

正因如此,給他的治療,我先從腿部的疼痛處理起。

幫他處理腿部的疼痛很艱辛也很有趣,

艱辛在於他必須忍受手軸點臀部那驚人的酸痛感,"it's really really painful",他都這樣說;

但有趣在於點完臀部後,他總是皺著眉頭但又滿臉驚訝衝著我傻笑說:真的太有效,腿真的真的好很多。

不管如何,Robert腿部的疼痛在持續的4-5次按摩後便明顯改善了。

接著,便如同給John的治療一樣,我依續處理Robert的腰部和頸肩。

現在的Robert可真「行動自如」了,上星期他還對我說:You did give me a really great time, thank you。

 

總之, 按摩這檔事果真的出乎我意料之外,另眼相待。

J.C. 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