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Armidale工作,做按摩也差不多半年了。

期間最有趣的事莫過於同業的阿豆仔來踢館。

美其名付錢來放鬆,但其實明眼人都知道,來者不善!

他們來時總是翹著那傲視群雄的長鼻子用鼻孔看人,

然後霹靂啪啦問一堆,最後撈下一句:

雖然我很擔心,但我還是願意嘗試一下。

 

這場阿豆仔按摩師vs台灣按摩師的交鋒,

過程當然精彩無比……其實也沒有啦。(爆)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

這些同業阿豆仔臉上最後總是掛著「我很爽,但我輸了」

這種想掩蓋自己被按到爽過頭但又回不去了的複雜表情,

並帶這表情跟我道謝,順便道歉。

嗯……好說好說。

 

沒關係,是你不知到,

你的同一族類要不稱我magic hands,

不然就稱我magic fingers啊!

J.C. 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